中文版 | English
當前位置: 首頁 > 專題 > 2019中國廣州國際投資年會 > 圖片新聞
广州2019城市形象片3日发布 传播大咖建言广州用美食“征服”全世界
来源:广州日报  发布时间:2019-04-04 10:03:14
浏覽次數:

5分鍾穿越“大美廣州” 

《花開廣州·彙聚全球》城市形象片截圖。

《花開廣州·彙聚全球》城市形象片截圖。

《花開廣州·彙聚全球》城市形象片截圖。

《花開廣州·彙聚全球》城市形象片截圖。

《花開廣州·彙聚全球》城市形象片截圖。

《花開廣州·彙聚全球》城市形象片截圖。

《花開廣州·彙聚全球》城市形象片截圖。

《花開廣州·彙聚全球》城市形象片截圖。

《花開廣州·彙聚全球》城市形象片截圖。

3日,中国广州国际投资年会广州城市形象国际传播推介会在广州举行。会上,广州最新城市形象片《花开广州·汇聚全球》(Guangzhou A Flower City in Bloom)正式向全球亮相——从传统的粤剧龙舟,到现代化的国际都市街景,再到充满未来感的无人机、新能源概念车……时长5分钟的形象片以流动光影和创新叙事向世界展现广州在湾区建设中的新风采、新活力。

推介會上,各位來自文化和傳播領域的大咖金句不斷。來自文化傳播界的衆多大咖見證廣州2019全新城市形象片的出爐,講述了他們眼中的廣州,並對廣州的國際傳播提出自己的建議。

據介紹,這是廣州連續第二年邀約衆多傳播界大咖,共同探討廣州城市形象如何進行國際傳播。除了衆多傳播界的大咖演講,現場還有多位來自教育、電影、戲劇、文化産業等“大文化”界的嘉賓,他們從各自的角度拓展廣州故事的講述維度。

廣州教育名家、廣州中學校長吳穎民自謙自己是“傳播界的小學生”,他認爲,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做傳播就是做教育,如何把要傳播的東西入耳、入心、入腦是一個重要的課題。在他看來,廣州除了宜居外,也是一個宜教和宜學的地方。“廣州是我們國家高等學校聚集度最高的城市之一。廣州教育的大格局也必將在推動大灣區的協同發展,培養更多視野開闊、思維活躍、創新力強的國際化人才方面做出新的貢獻。”吳穎民笑言。

“廣州將大力推動産業與金融相融合,投資與經營相結合,激活廣州千年古城的新文化、新活力,型塑廣州城市新形象。”廣州文化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趙元正表示,在産業布局上,廣州將圍繞商旅文經濟新模式,對“一塔一江”“一園一館”“一山一湖”“一島一區”制定文旅發展戰略藍圖。

活動最後,廣州市委宣傳部和潮州市委宣傳部就兩地宣傳思想文化簽署合作協議書,廣州市政府新聞辦公室與《環球時報》就亞洲美食節簽署合作意向書,廣州市政府新聞辦與暨南大學藝術學院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

主創講述新城市形象片出爐背後

形象片主創團隊的新華社新聞信息中心涉外拓展部主任孫鏡介紹,這部廣州全新的城市形象片《花開廣州·彙聚全球》,從策劃、拍攝到出爐曆時一年。她說,很多人對廣州的印象是“什麽都有”——廣州有産業、文化、生態、科技……因此,要把廣州展現給世界,最難的是“講什麽”。

孫鏡說,主創團隊最終確定以“老城市新活力”爲一個內容主題,充分挖掘廣州的文物古迹、世界文化遺産和非物質文化遺産,以“開放的力量、熱愛的力量、綻放的力量”爲三條主軸,用武術(洪拳)、大鼓(獵德鼓)、跳動的城市樂章(珠江鋼琴)三個文化符號串聯城市的篇章,讓廣州開放、熱愛、勇敢等“愛的力量”和嶄新活力深入人心、暖人心田,突出了廣州敢爲人先、開放包容、務實創新的人文魅力和城市精神,充分體現中國韻味、嶺南風格。

形象片還使用五個創意進行具體呈現。這五個創意分別包括使用萬花筒視覺設計與花城城市名片相呼應;通過“意識流”快剪,以流動視覺語言展現廣彩、美食、VR、無人機等,展現廣州的開放與創新基因;通過幾位耳熟能詳的“廣州面孔”講述廣州故事,如世界著名建築設計師何鏡堂、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省級非遺項目西關打銅代表性傳承人蘇廣偉等爲廣州的文化傳承、城市建設、藝術做出突出貢獻的人物代表,巧妙地運用人物的敘事牽引出廣州的人文名片;通過《迎賓曲》《步步高》《彩雲追月》《月光光》等記憶中的經典旋律展現廣州具有辨識度的城市魅力;最後,用大灣區“城市跳動”光影秀收尾,鋼琴家的彈奏與粵港澳的城市景觀融爲一體,表達粵港澳同飲一江水、共譜一首歌,彰顯廣州與世界共結命運、共享機遇的大氣形象。

中國網總編輯王曉輝

廣州花城品牌

值得傳播

王晓辉认为,用英文、重实效、有观点、讲故事、成系列,这五大要素是打造短视频成为爆款的最大的心得和经验。例如广州的花城品牌、中国丰富的美食等都是值得傳播的内容。此外,还要润物移情,传播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要遵循传播规律,符合社交媒体的传播特点。

王曉輝坦言,要做出一個持續火爆和口碑好的短視頻節目其實並不容易。一是要找資源,中國不缺國際傳播資源,而廣州是有著最豐富可對外傳播故事的城市之一,既有2200多年的建城史,是千年的港口城市,又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城市,這裏面有很多故事可以講。
    环球时报副总编辑谢戎彬

廣州可以用美食“征服”全世界吃貨

調查發現,大多數海外民衆認爲,中餐最能代表中國文化。有八成受訪者說接觸過中餐,也有人對中餐給出了好評。“中餐一直是以傳播最廣、體驗最好、産品豐富和生命力強的特點爲世界所熟知,並在海外廣泛傳播。因此我覺得關于軟實力宣傳這方面,廣州作爲美食之都,在這方面可以替中國加分。”謝戎彬表示。

該調查對中國城市海外知名度排名顯示,廣州位列第六,排在香港、上海、北京、台北和澳門之後。而根據廣州在世界各國的知名度排名,調查發現廣州在韓國的知名度最高,接下來是日本、哈薩克斯坦、肯尼亞、俄羅斯等國家。而各種廣州的照片中,珠江新城CBD的照片在海外認知度最高。

湖南廣播電視台黨委委員、湖南廣播影視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湖南電廣傳媒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陳剛

“馬欄山生態”期待與廣州合作

陳剛講述了如何用“芒果台”的方式,講述中國故事、表達中國形象。還在現場展示了湖南衛視的“馬欄山藍圖”,表示今後在馬欄山講述新故事、紮實做內容、提煉大IP,再帶來流量、進行變現是湖南衛視努力的方向。不過,他認爲,更主要的是希望形成“馬欄山生態”,不應該進行單打獨鬥。所以,在他的藍圖中,也將廣州納入其中。

“在我們理解當中,廣州是全球的廣州、世界的廣州。因爲廣州自帶媒體屬性,在全國有很高的關注度。廣州一開口,我們就會聽。”他還期待將“兩山”“兩江”打通,從馬欄山到花果山,從湘江到珠江。陳剛透露,在這期間,雙方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比如今年的2019廣州·亞洲美食節,湖南衛視主持人汪涵也會到廣州做一期節目。

環球網總經理單成彪

8個G彙成一個廣州

單成彪在演講中,直接爲廣州想好了“代言詞”——8G廣州。他用8個G來形容廣州,認爲廣州可借此進行對外傳播。

在他看来,广州第一个G首先是粤港澳大湾区(Greater Bay area)的城市;第二个G指广州是广东省(Guangdong)省会;第三个G指广州是花城(Garden City),要讲好花城故事,讲述广州是一个宜居城市;第四个G指广州是穗城(Grain City),作为创业热土,广州也是收获果实的地方;第五个G是广州是羊城(Goat City),除了传统意义上的五羊之城,同时也意为广州是“领头羊”。此外,广州是一座有着悠久革命传统的红色之城(Great City),也是一座地域广阔、融汇东西的大城市(Grand city),还是一座难得的国际交往中心(Global City)。

《經濟學人》大中華區總裁劉倩

經濟學人將與廣州

合作全球未來城市峰會

在劉倩看來,廣州不僅經濟發展迅速,同時連續3年進入《經濟學人》全球宜居性城市榜單,這證明了廣州的轉型非常成功,經濟學人集團也將于今年10月與廣州合作舉辦全球未來城市峰會。

談及國際傳播,她認爲當前城市的國際傳播主要是形象塑造,她以迪拜和阿布紮比的國際傳播爲例,講述了通過傳播,讓世界對這兩座城市的認知也發生改變。

例如迪拜從前被認爲是沙漠綠洲,現在則是創新、充滿機會和奢華旅遊目的地和全球交通樞紐。這是爲什麽?迪拜通過一系列活動,包括湯姆·克魯斯爬上哈利法塔拍攝《碟中諜4》,網球名將費德勒在帆船酒店頂上的球場打比賽,這些都是吸引全球眼光的方式,並以此展現自身的全新形象。與此同時,阿布紮比則選擇展示自己是一座激發靈感的城市,突出這座城市的文化底蘊和溫情好客。

《流浪地球》編劇嚴東旭接受廣州日報專訪:

做科幻最重要的是故事

年初,一部《流浪地球》被譽爲創造了科幻電影的“中國經驗”,目前,這部電影收獲46.8億元票房,排名票房史上第二位。在這部電影編劇團隊中,有一位土生土長的“廣州仔”嚴東旭。在參加傳播推介會前,嚴東旭接受本報記者專訪,講述創作團隊的幕後故事以及他對廣州電影産業的看法。

打造讓觀衆接受的中國科幻

嚴東旭笑言,自己在廣州高中畢業後,總有種“飄向北方”的心願,于是到北京闖蕩。做過平面媒體、廣告,他最終下定決心進入影視業,成爲一名編劇。

與《流浪地球》結緣的種子,其實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埋下了。嚴東旭說,高一時就曾在《科幻世界》裏讀過《流浪地球》,但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和這部小說扯上關系。2015年,他跟隨《流浪地球》導演郭帆,進入了這部電影的編劇團隊。

從劇本創作到電影制作再到影片上映,嚴東旭連用了三個“沒想到”。嚴東旭告訴記者,“那時候並沒想到這部劇會這麽火爆,畢竟此前也有大IP科幻片做出來,但效果並不好。我們的工作組都非常踏實,我只預感這會是一部好作品,但沒想到會達到這個票房,不過看過粗剪視頻後,我想過可能火爆,也沒想到會火爆到這個地步。”

回憶起編劇的過程,他直言是痛並快樂著。原著只有2萬多字,卻講述了一個宏大的宇宙故事,對編劇而言,最重要的是去“填充”各種毛細血管般的生動細節。他說,編劇群一共改了9大版本,有1/3到1/2的內容都要推倒重來。“我們要把這些細節都做到真實,例如人們的生活方式是什麽樣的,地下城的設計。還包括很多社會學、政治學層面的討論,以及人在那樣一個環境如何容忍物資匮乏的生活等。”嚴東旭說。

在他看來,要做一部讓中國人乃至讓全世界都讀懂的科幻作品,最重要的還是故事本身。“其實在整個過程當中,很多人都覺得中國人做不了科幻。所以我們在開始創作時,很多工作都是圍繞讓觀衆接受來展開的。”嚴東旭說,在展現電影的科幻美學時,他們並沒有選擇大多數科幻電影喜歡用的流線型和未來感的設計,而是選擇重工業的粗糙美學。“我們認爲,在那樣的一個世界裏面,可能主要講究實用,不能讓觀衆覺得離他們生活特別遠。所以從美學上,我們已經去考慮實現中國語境。”

特效、道具、美術、動漫開發是廣州的優勢

談到廣州的電影發展,嚴東旭以《電影新工業與粵港澳大灣區》爲題,闡述了對廣州電影未來空間的思考。他認爲我國現有的電影技術領域自主研發的部分與美國好萊塢相比差距還很大,未來整個中國電影工業要追求的東西,不應止步于皮毛,而應是全套設備技術自主研發。

作爲一個土生土長的“廣州仔”,嚴東旭認爲特效、道具、美術、動漫開發等知識密集型領域是廣州的優勢。“比如,發展特效行業,需要具備一定的經濟實力基礎,培養出來足夠多能夠加入到這行業裏面的人才。我覺得廣州就很適合做美術和道具的研發。哪怕如果要從國外引進東西,廣州也有港口和碼頭,非常便利。此外,廣州還有知名的美術學院、豐富的教學資源、便利的交通,很多玩具工廠,我覺得很適合做成一個産業園區。”